「9+」 Java 编译器插件教程 101

「9+」 Java 编译器插件教程 101

写了上万行 Java 代码,相比你已经对 Java “木纳呆板”的语法恨之入骨了。

那么,有没有一种可能,我是说可能,我们可以给 Java 编译器写插件?

阅读更多

关于提问与回答

在「如何请求到他人的帮助来解决问题」上已经有许多优秀的指导文章,但在如何有效的帮助他人上似乎还是少了那么点东西。

阅读更多

2021 碎碎念

2022 早就来了,但是我的年终总结推迟了好些时候才开始写。如果是在之前的话,我大概新年一到就很迫切的把去年发生了什么事通通写下来的。

阅读更多
浅谈 Java 虚拟机是如何标识垃圾的

浅谈 Java 虚拟机是如何标识垃圾的

Java 作为一门 VM 语言,它的垃圾回收机制确实帮我们省了很多事情,我们不再需要去”手动管理内存的分配和释放”,只需要交给 VM 来做就好了。

然而,真的是这样吗?即使有神一般高性能的垃圾回收器,我们写代码时仍然需要注意它是如何标记垃圾对象的,因为垃圾回收器并不是万能的,仍然有一些工作需要程序员自己完成。

本文试图通俗易懂的讲解 JVM 上标记垃圾的方法,如有错误请在评论区指正。

阅读更多

大风天

深夜了。

大家早早的闭上了眼睛,期待着黎明的光芒把他们重新唤醒。

窗外,大风呼啸着。我躺在床上静静地聆听风的呼声,应该是冬天来了。

闭上了双眼,就仿佛置身于世界之外,只有风的声还在耳边回荡。想到在几千年前风也是这么呼的,于是又觉着和过去的人有某种声息相通的联系。

像是凄凉的呼唤,又像是愤怒的咆哮——不过只是人主观给他添加上的情绪。风大抵是没有感情的,只是咆哮,从地球之初到现世皆是如此,毫无忌惮的咆哮着。想着,风又是一屑不顾地刮过窗外的小河,引起阵阵波浪,也刮的树叶动燥不安。

它试图撞进窗来,但是终究还是被挡住了,便在窗外向天公申冤。

我听着他们的声音安稳的睡了一觉。

阅读更多
从零开始的编译器生涯
使用 cproxy 对程序进行透明代理

使用 cproxy 对程序进行透明代理

在 Windows 下,说到 透明代理 ,你可能会想到 Proxifier , SSTap, Mellow
但在 Linux 下,你可能会想到 proxychains 然后再想到 proxychains 不能代理 static-linked 的程序。

阅读更多

Hello World

你好, Hexo!
折腾了一个晚上,我终于还是回到 Hexo 的怀抱了。
接下来会陆陆续续更新一些杂文,并且把我在 Lxnet 发布的那几篇文章搬一下,欢迎 Watch/订阅 我的博客。